啊眠

吃粮号,偶尔诈尸发发屎,千万别关注🐸

GOR叔:

[授权汉化]

<不良高校生狮子王> ①

终于,今晚是——动真格的时候了。

席卷偷走数以万计婶婶的心的不良paro

百磕不厌!拥有帅气本能的刀剑坏坏们

p助太太p站走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684131

(似乎已经被动漫营销号盗的满天飞了还有很多出这个cos的,感觉文字其实比具有冲击性的立绘更有意思,还是顽强的开始汉化全员设定…

今天第一弹。

【沉迷被被】炎夏

甜甜甜甜甜甜

Саша·AS:

*注意:

山姥切国广相关
乙女向
女审神者
成人内容
私欲满足向
没有逻辑没有头尾
沉迷被被日课(1/1)














——我喜欢你


 


山姥切国广很清晰的记得,审神者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那一天在乌云密布的路上,两人的手上拎着从万屋买回来的大袋小袋,艰难的走在暴雨之中。


 


若单单只有山姥切国广一个人,这完全没有什么艰难之处。


 


只不过多了一个无论如何都要跟出来一起放风,在这样狂风大雨的日子里,手上提满了东西却还紧紧捏着自己的披风不松手的审神者,这段原本可以很快回去的路,就变得十分漫长了。


 


终于听见了身后一声痛呼的时候,山姥切国广在有些紧张的转过身的同时,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松了一口气,分明就是早就预见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却一直提心吊胆到现在。


 


他放下袋子,对摔倒在泥泞和雨水之中的审神者伸出手。


 


“背你回去吧。”


 


审神者脸上有着飞溅的泥点,但是很快就被雨水冲刷的花了脸,一身政府派发的狩衣更是脏的不成样子,坐在地上抬起头盯着山姥切国广的手。


 


“你刚才明明拒绝了。”


 


山姥切国广怔了一下,沉默不语。


 


这话确实没有错,就在走出万屋的门口,雨点最初落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付丧神就和各自的主君相拥,亦或是背着,纷纷离开了。或许是为了贪图方便,亦或是懒散的不想走动,审神者便这么开口了


 


“背我回去呗,被被?”


 


“我拒绝。”


 


这方才的对话现在想要忘记是不可能的,他蹙眉:“但是你现在摔倒了。”


 


本来想说的大概不止这一句话。


 


你摔倒了,快点回去给药研藤四郎看一看,我来拎东西……大概是这样之类的话吧,但是没有说出口,谁知道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呢?


 


于是山姥切国广看着坐在泥地里不肯站起身来的审神者,有点儿催促的说道:“雨停不下来的,不要任性。”


 


大概也就僵持了短短的几秒钟。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自己站起身来,说道:“还是算了吧,我一身泥会把你衣服弄脏的,你帮我拎东西就好。”


 


这一次换成山姥切国广被拒绝了。


 


审神者究竟在想什么呢?


 


分明知道今日的天气,却坚持不带伞,自己提出来的要求现在又否决掉。山姥切国广走的慢了一点,余光扫过自己染着尘埃的披风——相比于一身泥水的审神者,确实是干净的多。


 


这种并不是必要的体贴,还有假装若无其事的举动……怎么也没有办法理清思绪。


 


雨水打在身上,也让理智变得潮湿沉重。


 


就在今天两人出来之前,关系已经到了一种暧昧不清的阶段。作为本丸之中第一把毕业的刀剑,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只对自己而来的偏爱和在意。


 


是的,就算他再怎么表面上不好相处,却仍然不会认错这种人类的感情。和将有名的刀剑占有的时候,十分类似却又很不同的情绪。长期的近侍,还有在毕业之前不曾更换的总队长职务,都很明显的表现出了自己是被审神者所重视的。


 


但是这仅仅是出于一种对自己身为刀剑的肯定吗?


 


山姥切国广不明白。


 


就如同一个尽职尽责的下属那样处理好一切事物,在帮审神者解决了日常中的各种大小问题的时候,他一手端着随后就要送去公务间的炸串,在廊下暂时停了一下,问了三日月宗近这个问题。


 


或许三日月宗近会和在自己有同样的感受……他是审神者一直念叨的刀剑,自从被锻造出来之后就一直享受着非常隆重的礼遇,虽然印象之中时常只是坐着喝茶,但是对于“身为刀剑被重视”的体会,或许能够为自己指点迷津。


 


“近侍大人啊,这是不一样的。”三日月宗近慢悠悠的说道,美丽的新月在眼中如同夜晚湖水里的微光,馥郁醉人,“你如今在主君身上体会到的感情,只有你自己才能够命名,这是我无法代劳的——如果方便的话,可否替我换一杯茶?”


 


这究竟是什么情感?


 


山姥切国广沉醉战斗,刀锋猎猎有时候甚至贴着心脏擦过,在那一瞬间他想起来自己原来已经不再是一把单纯的只是被人挥动的刀了。有了身体的付丧神在手入室里抚上被绷带覆盖的胸口,手背上却被审神者滚落的泪水打的湿透。


 


他记得审神者愤怒的时候晶亮的眼神,还有熟睡的时候微微颤抖的睫毛。也记得每一次在手入室时候御刀拭纸拂过刀身的轻柔力道,但是在这种和战斗无关的记忆之中所滋生起来的,究竟是什么情感?


 


铺天盖地的雨将一脚深一脚浅的两人所淹没,喧嚣的雨声之中无处可逃。


 


走在前面的审神者忽然停了下来,站在雨中问:“被被,你在万屋的时候为什么会拒绝?”


 


为什么会拒绝?


 


山姥切国广想起来和审神者站在万屋的门外,那些已经结缘的付丧神和他们的主君亲昵无比,一言一行都表明彼此已经心意相通。


 


如果自己答应了审神者的要求,在别的名刀名剑的眼中,也许会产生误会。和并没有结缘的付丧神被人误会,即便只是暂时的,或许也会令审神者困扰……


 


那时候他似乎是这么想的。


 


“因为这也许会造成困扰。”山姥切国广回答道。


 


“对你来说,是困扰吗?”审神者牢牢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反而求之不得。”


 


拆开了那个他没有看见内容的袋子,里面露出一个熟悉的小东西,过往在本丸揭不开锅的时候审神者常说将来一定要一个带身上一个挂马上的……极御守。


 


“果然还是鹤丸说得对,要是不说明白,你就永远不会明白。”审神者踮起脚想要把御守挂在他的脖子上,试了试却并未能如愿,干脆把御守在他规整的领带上打了一个结,滑稽的挂在那里。


 


“难得能找到一次独处的机会,虽然今天的我一点都不帅气,但是你还是要听好了——我喜欢你,听见了吗?”


 


哗哗的雨水。


 


如果听错的话,岂不是太难堪了?


 


“我喜欢你。”


 


 


这就是烙印在记忆之中的场景。


 


一个看起来很突兀,却被本丸的同僚们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告白。


 


不明不白甚至是有些冷淡的反应,在回到本丸之后却仍然在被不断回想起审神者说出这一句话的神情。她在哭,系上御守的手也在发抖——这是在喜欢吗?这和自己胸膛之中那个不断跳动的陌生温热东西里所饱含的是同一种情感吗?


 


“可能是惊喜。”鹤丸这么解释到,给审神者出主意要来个雨中告白,结果看见两人一脸淡定的湿透回来,除了近侍的领带上挂着一个手法奇怪的御守,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变化了,“虽然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惊喜,但是我觉得在主出手的时机已经足够成熟了。”


 


足够成熟。


 


却不足够公平。


 


刀剑生而为人,既不明白什么是留恋的憎恶也不明白什么是厌倦的喜爱,在没有理解透彻所有的感情之前却已经有了最容易两人交心的感情,这对于善变的人还有懵懂的刀来说都是不够公平的。


 


“但是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喜欢就说出口,想要就立刻要求——对了,你那天没有背她回来吗?明明已经摔到了。”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坐在一起,一个安静的品茶,另一个很感兴趣的研究上面时兴的图案。


 


山姥切国广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悬崖上行走,从这里找一点沉着又在另一边感到一点迷茫,懂得的刀剑都笑而不语,幼小的刀剑置身事外。


 


“但是你已经把本体的刀剑交给主了,不是吗?”堀川国广帮兄弟折叠着多余的衣物,收进衣柜里。


 


“你只需要记住那将自己交付到对方手上的感情,那一瞬间的感情,就已经足够了。人给自己的感情命名了太多,但是我们漫长的时光只需要守着这一份也弥足珍贵,兄弟,你还在犹豫什么?”


 


三日月宗近摇了摇手边的扇子,这是鹤丸做的全本丸人手一把的白鹤团扇,制作的意外精巧高雅,可以说是相当的惊讶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要问问近侍大人,如果主君现在就把你的本体刀剑刀解了……你会如何?”


 


“那一定是走神了。”山姥切国广没有丝毫停顿,“更何况她从来没有踏进过刀解室一步。”


 


三日月宗近却宽容的笑起来:“这种绝对信任的心,足够了。”


 


“太好了,那你一定会原谅主,无论做什么了?”鹤丸国永忽然反常的高兴起来。


 


 


庭院里审神者和一众短刀坐在树荫下。


 


面对着新来的短刀,正在大肆洗脑,当年和初始刀是着怎样将一穷二白的本丸建设成为小康社会的一份子,发展经济养活了这一大家子付丧神的。


 


手舞足蹈的渴了,从腰间抽出那把熟悉无比的刀,肩上还系着那条花花绿绿的桌布,审神者将它掀起来盖在头上,手按刀柄。


 


在小短裤们的拍手叫好之下,眼神犀利杀气四溢:“当年的被被就是这样子——”


 


“以死谢罪吧!!!!——唰唰唰!”


 


那刀凌空一道白光,劈开了三个西瓜,红色的汁水顺着刀身淌下来更让审神者说的回忆录具有现场感了。


 


在一片欢呼雀跃之中,山姥切国广看着自己流淌着西瓜汁的刀身在太阳之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诡异的感觉到了周身似乎也散发出了一种甜腻腻的滋味。


 


一手提刀一手拎瓜的审神者得意非凡,一转头看到了正平静的盯着自己斑斑劣迹的近侍,吓得缩了缩脑袋。


 


但是很快又笑嘻嘻的伸出手:“要吃瓜吗?抱一下吃一口!”


 


啊啊……挂怀不已的确实是那时候审神者被拒绝的表情。


 


没有背回来的话,至少要满足拥抱吧。


 


山姥切国广这么想着,站起身来向审神者走去。


 


身后的鹤丸国永窃窃笑道:“是手滑吧?西瓜切国广?”


 


“是啊,是手滑了。”山姥切国广回答道,此时他也已经走到了审神者面前,伸出手摸了摸头,“起手式还是不对啊,要我再教教你吗?”


 


 


 







*大概是出数珠珠的一发祭品
*文笔烂,请多包含
*乙女向,雷的快跑
*起名废,标题很渣










\\\\\\\\\\\\\\\\\\\\\分割线,现在走还来得及



















紫色,又是紫色

浩无边际的紫色
一朵朵紫色莲生长到了你的腰际
此刻的你,正站在莲所盛开的水里

清风徐来,紫色的莲随风飘摇,吹起片片紫色的瓣
风息,轻轻扶好身边还在微微摇动的莲花
抬起头便看到了在不远处的紫色的背影

你决定向他走去
小腿撩起水纹,层层叠叠的波灵活地向他游去
波纹比你更早地到达了他的身边,使他的裤腿浮动,使他的念珠颤动

大概还有半米,你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安静
这是你脑海中的词
他也似乎察觉到了你
慢慢的转过身,睫毛似有似无的微微翕动

你伸出手触碰,可是又在半空中退缩

一双戴着洁白的手套的手却将你犹豫的手指握住
不温不凉,亦不动不静
他开口,仿佛要对你说些什么

又是一阵风
这次的风来势汹汹,鼓足了劲头想把你连同这紫色的莲一并卷走

听不清,你大喊
恐惧的泪水从眼眶汹涌而出
安静如他,禁闭的双瞳并未睁开

他紧紧握住你的手,直到最后一根手指从他的手中溜走

被泪水模糊的世界中,你仿佛看到了他依依不舍的转过了身重新背对着你,身影变得坚定,这是他特有的温柔

惊醒,没有汗只是有少量的水在眼角

你悄悄走到窗前开窗,生怕惊扰到你隔壁的那位近侍
紫色,又是紫色
紫色的月光流淌
万物俱静
像极了他的背影所传达给你的情感
大概,现在也是梦而已吧
温柔如他的月光包围着你,你趴在窗口上,慢慢回忆起他在梦里传达给你的话

[总有一天,我们会相遇。]

有关怀孕的二三事(二)

这粮甜到粘牙

喵呜:

 ※内容如标题,描述日常生活。




加州清光的场合


 


 


 


细细碎碎的雨顺着而屋檐流下打在树叶上,半水半叶,“滴答滴答”地回响在耳畔。耳边清一色的水声成了最好的催眠曲。迷迷糊糊,又好像随时可以被雨声惊醒,你睡得有些不安稳。


“唰”


你隐约听到什么人向你走来,但是你实在是疲惫不堪,如泥一般沉重的身体让你连起身的想法都没有。朦胧间似乎有一双冰凉的手放在你的额头上,那个人说了些什么也听不见什么。最后只记得他盖在你眼上的手让你陷入一片安心的黑暗中。


与其纠结,不如沉睡。


雨还在不断的下。


你睁开眼就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床边。注意到你的目光,他松开放在手里玩弄的围巾看向你。


“睡醒了?”


他清润的声音破开整个只有雨声的世界,把你混沌的意识拉回现实。血清素不足让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不真实,你只是迷茫的看着他。他俯下身子凑到你面前,眼里透露出淡淡的关心。在这昏暗的房间里,他瞳孔透亮的红是目前阴沉灰色的世界中唯一鲜艳的色彩。


有些耀眼。


你捂着眼睛晕沉的感觉过去大半,在他的帮助下支起身体,靠在他放下的枕头上。


“还难受吗?”


你的身体似乎对怀孕这个反应特别大。吃什么吐什么,经常抱着他忍着恶心哭着咽下去。晚上也一直做着光怪陆离的梦。长时间处于似梦非梦的状态,让你十分疲倦。


这次算是睡得较安稳的一天了。难得有精神的你打量出阵回来的他检查他是否有受伤。他也体贴的任你摆布,然后你发现你犯了从来不会犯的错。他看着你突然消沉的身影有些不解,直到他看见他修剪得圆润整齐不带任何颜色的指甲。


“抱歉,是我疏忽了。约定好要一直帮你涂的。”


似乎感知到什么,他反握住你的纤细的手,发出轻不可闻的叹息。


“抬起头看着我。”


你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原本他眼眸中的红热情张扬,此刻却像幽幽燃烧的火焰,安静而无声地抚慰印在他瞳孔深处的人。他注视你的眼神是那样温柔,仿佛犯多大错都可以被原谅,美好得令人心碎。


“因为指甲油多多少少有些有毒成分所以我卸了,并不是你的错。”


他张开五指对着光线漫不经心的看着干净透着健康粉色的手指。


“打扮的可爱是想获得更多宠爱。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靠这样的方式了。”


少年眉间的稚气不知在何时已经蜕变成属于成熟男人的内敛沉稳。


“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不需要担心我。”


在你呆滞震惊的表情下,他露出自信俏皮的神情,笑得远比天边的朝阳更为灿烂,驱散连日不散的阴雨。


“当然你也要一直注视着我,只是现在姑且把你让给肚子里这个娇气的小家伙吧。”


 


 


 


鹤丸国永的场合


 


 


 


午后的阳光洒在木质书桌上,透过树叶间隙的光线像是摇摇晃晃的碎金,满树的蝉鸣响彻整个安静的院子,热浪夹杂也着树叶烤焦的味道一波波涌进。无疑是个天气极好的日子。


你收拾了下刚刚处理完的公文,合上书页长长的伸个懒腰。要不是确实需要你签名,此刻的你应该在使用孕妇的特权,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懒散的睡个午觉。你往后仰头看见那个乖巧等你办事的人。也许是阳光这层滤镜实在太过美好,你再一次看着他入神。


时光似乎总爱偏爱他,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白衣胜雪,如鹤羽般细密的睫毛扑闪着遮盖了眼中的流光。即使是不顾姿态慵懒地倚在书架上的姿态也不影响他通身的清贵。


冰雪为肌玉为骨,他像是不小心落入凡间的神明,丝毫不沾染俗世的纤尘。


可惜如今高贵的神明捧着一本育儿百科百无聊赖的翻着,还有孕期事项同系列若干书堆叠起来快要淹没他。所谓帅不过三秒,想象与现实的差距过大,你也被这反差震的笑出声。


他侧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你,你也只是反坐在椅子上对着他自顾自的笑着。他把书塞回书架蹲下来平视着你,眼眸深处隐藏着如水般柔和的暖意。


“只是想起当初防火防盗防鹤丸的故事。”


“啊,那个啊。”


他也露出近乎无奈的神情,有些一言难尽。


当初刚知晓你怀孕的消息,他还没来得及感受成为父亲的喜悦就连着几天被拖出去出阵远征,高强度的战斗让他整个人都焉了不少。你也被神神秘秘说为你好的付丧神们拉走,直到几天后才在作战会议室发现挂得大大的这个标语,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在他一再保证不搞事下才结束宛如炼狱般的生活。


“人生如果没有意外,事事从一开始便预见了未来未免有些太过无趣。”


他敛眉垂眸,兀自低笑,眉宇间沉淀的是漫长时光镌刻下的沧桑。然而他看向你的眼神不是你以为的哀伤而是平静而明亮的温柔。触碰你的脸颊的手传来你熟悉的幽冷清香,你没多说什么只是蹭蹭以示无言安慰。


“不做没有分寸的惊喜。如果太过,我也会道歉的。”


那段作为陪葬品的日子宛若死水,时间不停的向前跑去,而自己只能伫立在原地旁观,让人灰心。过于绝望的过去不提也罢。


“但是现在我开始渴望波澜不惊的生活了。”


他坐在你面前,抱膝抬头望向你露出幸福的神情,像孩童般天真而满足。想说的话让他有些害羞。


“沐浴晨光,聆听蝉鸣。”


“言及琐事,相顾尽欢。”


如今平凡温馨的日子是他不曾想过的。他的心除了眼前的一大一小外在别无所求。他想,这也许是岁月的馈赠吧。


“我已等候你多时。”


 


 


 


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你酣睡的声音在这静谧的房间响起,白天折腾了半天现在你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然而他躺在你身旁却怎样都无法入睡。一想到你们将共同迎来新生命,带着这样喜悦和焦虑他有些不知所措。未来的日子会怎样?


要是有人回到过去告诉自己将来你会放下冲田君把一个娇小的女孩子视若珍宝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但是现在此时他的心情确实如此。


梦中的冲田君也很久没有出现了,连带着充斥鲜血和杀意的战场也渐渐模糊。昔日浴血奋战的梦境也渐渐被柔软明亮的日常生活替代。自己也曾惴惴不安怀疑这算不算对前任主人的背叛,但是你告诉他过去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活在当下远比缅怀过去要来的勇敢。


他没能告诉你,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坦荡大气,不为他没能献上所有的忠诚而心生芥蒂,眼中包含着无垠广袤的世界,豁达得像极了那个人。若是冲田君在这也会说出同样的话吧,毕竟那是个温柔坚定的人,或许还会被他嘲笑自己犹豫不决的样子。


想到也许会被冲田君说教的场景,他弯着眼忍不住笑出声。旁边你似乎被惊扰小声嘟囔着什么,他立刻捂嘴噤声由你不安分的动作。


等确认你熟睡之后,他小心地拿下你横跨在他身上的腿,让你夸张的睡姿重回之前安宁的模样。窝在他怀里的你显得乖巧可爱,即使化型为人许久,他还是对人类能从如此瘦弱的身躯中诞生感到好奇。比身为神明的他们更有不可思议。


他抚摸着你平坦的肚子,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还住了个小生命。


但是稍微有点不爽。


肚子里的孩子能和你拥有比他更深的羁绊,十月奇妙的旅程是什么样的?在他的眼中你又会是什么样的?会比自己更加了解你吗?无解的问题越想越觉得嫉妒。这种不甘的心情还是第一次。


又想到第一次和他见面打招呼时也许自己会很不争气的哭出来吧。因为今天知道他出现的消息时自己都热泪盈眶了。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逊色的样子啊。等他出来时进行光明正大的决斗吧,来证明自己还是稳坐你心头的第一。


要知道分一份爱出来给他已经是极限了,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赌上自己的名字,守你们喜乐安定。


姑且向这脆弱而伟大的生命献上真诚的祝福。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Fin.






 


 


 


#某美甲博主意外退圈#


#搞事鹤乖巧的让人害怕#


#某大魔王向未出世的孩子提出决斗#


以上是今天为您播报的新闻。(???


 


我又双叒写长了,下次绝对短小精悍。毕竟自己写得都怀疑人生想都删了TUT


总觉得摄入过多糖不好,而且大家也会吃腻…但是还有几个脑洞纠结中。


清光按计划写完了。安定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卡到最后,希望没有太OOC,我尽力了…


难得不搞事的鹤球最近有点甜,深感欣慰,所以提上来写了(抱紧紧)


照例给观看的你们比个小心心,谢谢w




戳这里:   第一弹 

GOR叔:

授权汉化

朱里太太的非常可爱的兽化全集。

源氏骨科/石青/兔文字 

微博缩图到哭还是lft也发一下,有没有人看我也不管了(自暴自弃

如果看到觉得可爱的话希望能够评论发表一下感想,以便我repo给太太,谢谢大家啦(比哈特

朱里推特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

如果你爸妈是审神者和刀剑之试卷篇(一)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Duchess Eugenia:

这个文的脑洞来自空间里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父母是你最喜欢的cp,你要把考了30分的卷子拿给你爸妈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鹤丸国永
帮着想办法一起隐瞒审神者,安慰女儿千万不要害怕,同时也会表示要监督女儿的学习。
审神者发现父女俩的小花招会大发雷霆,此时鹤丸会为了自己的侍寝权利立刻出卖女儿,赌咒发誓自己也被蒙蔽了。
之后会用零食和小玩意儿哄女儿,然后父女俩继续沉迷于搞事不好好学习,再一起被审神者数落。
“爸爸真是太可恶了,为了鱼水之欢就抛弃同甘共苦的搭档兼女儿!”


歌仙兼定
数学考30分无所谓,轻描淡写说两句这样偏科的行为真是不风雅,在审神者教训孩子的会去解围。
但是语文考三十分那就要了刀命了。
审神者要先劝歌仙兼定,哄好他让他不要长吁短叹捶胸顿足觉得自己几年的心血白费了连拼音都会选错他歌仙兼定的孩子未来一片黑暗。
至于拿30分的主,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看到宛如《红楼梦》贾政的父亲,随时随地抽查文学知识。
“如何让父亲不要幽怨地对我吟咏伤感的和歌,只是考低了一次就要这样对待我吗。”


数珠丸恒次
孩子觉得看着爸爸的脸便非常有罪恶,还是老老实实把卷子交出来在爸爸面前认错好了。
不会过多地谴责,点到为止。
审神者大概也是受他影响,在这件事上看得很豁达。
“有这样的爸爸妈妈真是太好了。”


江雪左文字
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想好怎么撒谎估计爸爸也看不出来。
但是好像被爸爸一眼就看穿了,整天都能察觉父亲“和蔼”的视线,最后憋不住主动向爸妈承认错误。
审神者是准备要收拾一顿的,江雪等孩子被教训以后再给她讲道理,让孩子明白父母的行为不是为了惩罚她。
“道理我都懂,可是爸爸的脸色始终让我觉得他对我一点都不高兴。”


蜂须贺虎彻
这孩子是个赝品吧。
会对审神者这么说,相当嫌弃的语气。
太丢虎彻的脸了。


女儿哇的一声哭出来。



压切长谷部
不用审神者说什么就会狠抓女儿学习,会去学校和老师交流,把孩子360°盯得紧紧的。
“不会让您在这件事费心的。”对审神者这么说的长谷部,右手扶着肩膀上的试卷,左手提着一麻袋教辅书。
qwq女儿瑟瑟发抖,下一次绝对不会搞这么低分了。
倒是审神者于心不忍,想解救女儿,但是长谷部在这件事上意外固执。
“您真的不用费心,这件事全部交给我吧!一定会把她培育成优秀的人物的!”


“我的爸爸是忠犬,我还能怎么办?”

鹤球预定!!

源氏的呆毛:

《冬》

交往后期,傻白甜预警。

图比较长拆成两截,手机如果看不清字试着多加载几次【。】

帝辛:

此刻我的表情和青江一毛一样(*´◐∀◐`*)

梦百刀剑双坑秃头仙女:

嗷嗷嗷珠子(˶‾᷄ ⁻̫ ‾᷅˵)

n.newanyt.n:

幼化的大哥们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青江

GOR叔:

[授权汉化]

莺 姐 姐 根 本 是 行 走 的 费 洛 蒙。

愚人节可爱不造假,霸道的大佬平野,千子姐姐的卡戴珊臀。

点开来到天堂:我们从不做虚假广告,内含美腿福利

朱里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media